用户登录

中国凯发体育限额协会主管

图说鲁迅(三):亲友合照

来源:中国凯发体育限额网 | 陈泽宇 整理  2021年09月12日23:10

在这一组照片中,鲁迅先生一生的友情、爱情与亲情尽显,我们能看到他的痛苦、愤怒,也能看到他的温暖、柔软。从东京到杭州,从北京到厦门,从广州到上海,鲁迅先生的独异与平易在每张照片中都有体现。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”,最令人动容的或许是鲁迅与海婴的每张合影,在这里没有匕首和投枪,却是温情脉脉的眼中含笑。鲁迅先生是一个大写的人。

编辑过程中受益于黄乔生《鲁迅像传》(贵州人民出版社2013年)《鲁迅影集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),特此致谢。

——编者按

 

1903年摄于东京,时鲁迅在弘文学院。照片上其他三人均为绍兴人。与鲁迅并排而立者许寿裳,弘文学院浙江班学生;许寿裳前面坐者邵明之,东京清华预备学校学生,后往北海道札幌地方工业专门学校学习土木工程;鲁迅之前为陈仪,日本成城学校学生,后就读于日本陆军大学,曾任台湾省行政长官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、浙江省省长。

1905年摄于日本仙台。鲁迅与仙台医专同学合影,中排右起第三人为鲁迅。

1905年秋摄于日本仙台。鲁迅与同住在“宫川宅”公寓的五名住宿学生在仙台东一番丁照相馆合影。前排左起:三宅、矶部浩策、吉田林十郎、施霖;后排左起:大家武夫、鲁迅。这张照片是鲁迅赠给公寓主人宫川信哉留念的。八年后的1913年,当时照片中的一个人回来拜访房东宫川信哉,宫川想象其中三人拍完照片十年后的样子,为他们添上了胡子。他还在照片的背面写道:“明治三十八年X月影,拾年后想象髪,大正二年现在,大家君在美国,周君不明,三宅君在大学小儿科,矶部君在米泽县,吉田君在朝鲜,施君不明。”(“想象髪”是“想象髭”(即胡须)的误笔。)

1909年摄于日本东京。鲁迅(前排左一)、许寿裳、蒋抑危(前排中坐者)等合影。蒋抑危对《域外小说集》的出版予以资助。

1910年1月10日摄于杭州。许寿裳、鲁迅回国后受沈钧儒邀请,到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任教。沈离任后,夏震武继任。夏思想顽固、妄自尊大,被称为“夏木瓜”,后被许寿裳、鲁迅驱逐,戏称“木瓜之役”。图片为“木瓜之役”胜利后的合影。前排左起第八人为鲁迅,后排左起第十一人为许寿裳。

1915年1月5日摄于北京。系中华民国教育部全体人员合影。鲁迅在教育部任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,主管图书馆、博物馆、美术馆等事项。后排左起第三人为鲁迅。

1917年1月26日摄于北京。图为京师图书馆新馆开馆纪念合影。第二排左起第五人为鲁迅,第一排左起第五人为时任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,第二排左起第四人为时任社会教育司司长夏曾佑。

1923年4月摄于北京。爱罗先珂自1922年到北京大学任教世界语和俄国文学后,蔡元培便将爱罗先珂托付给周氏兄弟照料。爱罗先珂是盲人,但他的授课与演讲都非常出色。图为鲁迅(后排左一)、周作人(前排左一)与爱罗先珂(后排左三)合影。

1926年11月17日摄于厦门。图为厦门大学员工合影,第四排右起第一人为鲁迅。摄影当日,鲁迅已有去意。

1927年1月4日摄于厦门。在全校师生送别鲁迅合影后,文科学生特邀鲁迅在群贤楼后面另照一相,“泱泱”“鼓浪” 两个文学社学生也参与了此次合影。前排左七为鲁迅。

1927年8月19日摄于广州。鲁迅与许广平(左二)、何春才(左四)、廖立峨(左一)合影。何春才是广州知用中学的学生,敬仰鲁迅。廖立峨是厦大学生,跟随鲁迅到广州。

1927年9月11日摄于广州。鲁迅、许广平与蒋径三合影。蒋时任广州中山大学图书馆馆员兼文科历史语言研究所助理,曾邀鲁迅至学术讲演会演讲,讲题为《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》。

1927年10月4日摄于上海。鲁迅到达上海与亲朋好友合影。鲁迅当日日记中记载:“午前伏园、春台来,并邀三弟及广平至言茂源午饭,玉堂亦至,下午六人同照相。”前排右起:鲁迅、许广平、周建人;后排右起:孙伏园、林语堂、孙福熙。值得一提的是,鲁迅与林语堂原为好友,后交恶。在1977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《鲁迅》照片集中,林语堂被抹掉了。在这张照片中,孙福熙与林语堂一同被抹掉。此外,林语堂还在另外两张照片上也被抹去。

1930年1月4日摄于上海。海婴的出生让鲁迅分外欣喜。图为海婴百日全家合影。

1930年3月27日摄于上海。海婴六个月,鲁迅双手将海婴举高高。

1930年9月25日摄于上海。这是鲁迅五十寿辰拍照三张之一:鲁迅与海婴,一岁与五十。

1931年4月20日摄于上海。编订左联机关刊物《前哨》创刊号后,鲁迅与冯雪峰两家一同合影留念。据冯夏熊(冯雪峰之子)回忆说,拍这张照片时,许广平刚哭过,眼泪未干头微低。因为左联成员柔石刚被杀害,鲁迅一家正经受着悲痛的煎熬。《前哨》创刊号即为“纪念战死者专号”。

1931年8月22日摄于上海。鲁迅与木刻讲习会成员合影。鲁迅酷爱木刻版画,为这一艺术门类做出了许多贡献。

1932年11月27日摄于北京。1932年11月,鲁迅赴北平探望母亲期间,分别应北京大学、辅仁大学、女子文理学院、北京师范大学、中国大学之邀,发表了著名的“北平五讲”。图为鲁迅在北京师范大学演讲。在北师大的演讲,起初在教室内,但听众甚多,只好转到室外,大家把鲁迅抬到方桌上。这一天演讲的题目是《再论“第三种人”》。

1933年2月17日摄于上海。萧伯纳访华,与蔡元培、鲁迅合影。鲁迅喜欢萧伯纳,但二人身高有差,站在一起有些好笑。鲁迅回忆起这张照片时曾说,“并排一站,我就觉得自己的矮小了。虽然心里想,假如再年青三十年,我得来做伸长身体的体操……”

1933年5月26日摄于上海。这一天,姚克陪同鲁迅去为斯诺编译《活的中国》所请拍摄照片,单人照完成后,姚克请求与鲁迅合影。鲁迅对姚克印象颇佳,“有真才实学,是个切实做事的人”。

1933年9月13日摄于上海。这是鲁迅五十三岁生辰全家合影。鲁迅当日日记写道:“上午同广平、海婴往王冠照相馆照相。大雨一阵。”

1933年夏摄于上海内山寓所。鲁迅到上海后第三天,即往内山书店购书,后与老板内山完造成为好友。

1934年8月29日摄于上海。鲁迅在内山完造寓所避难时与日本友人合影。左起:内山完造、林哲夫、鲁迅、井上芳郎。

1935年10月21日摄于上海。鲁迅与内山完造、野口米次郎(右一)合影。

1936年2月11日摄于上海。鲁迅与内山完造、山本实彦(中)合影。

1936年10月8日摄于上海。沙飞摄。鲁迅参观了全国第二回木刻流动展览会。鲁迅此时已在病中,但参观展览时精神很好,其中一张照片中可以看到鲁迅在大笑,这在鲁迅的全部照片中都很罕见。鲁迅一生编印、收藏木刻版画,为中国美术史保留了珍贵的文化遗产。沙飞所摄此组照片共8张,记录了鲁迅最后一次参加大型活动。自参观展览会返家11天后,鲁迅先生病逝。

 

(编辑:陈泽宇)